未读小说网
繁体版

第三章

    回到家,诸葛紫玄在进门那一刻差点倒地。

    「大姐!」诸葛家的妹妹们全围了过来,接住她差点跌到的身子。

    她们一看也知道诸葛紫玄为何会如此,只是,她们不是已经不用超异能帮人看相了吗?

    「先帮大姐恢复体力吧!」老二诸葛绿玄坐在诸葛紫玄面前,与她手握著手,输送磁力给诸葛紫玄,一道淡淡绿光渐渐包围著淡淡紫光。

    她们可以互相输送体内的力量,却无法互相感应,因为万一方法用错,会耗费心神。

    须臾,诸葛紫玄稍稍恢复了体力。

    「大姐,你帮人运用功力看相了,是不是?」老三诸葛蓝玄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是多问的,她们见状也知道,不解的是,她们已许久不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「那人很有诚意,刚开始我是想留些钱给你们,后来是为了赌一口气。」诸葛紫玄虚弱的回道。

    「赌一口气?」众妹妹不解。

    诸葛紫玄提气在胸,将方佩佩来找她们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「大姐,需要我们帮忙吗?」听完诸葛紫玄的叙述,她们也认为需要出一口气。这口从四、五年前憋到现在的气,就找云诺天那个替死鬼来出吧!

    「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搞定。」何况大家各有各的事要忙。

    「大姐,你明天是不是要去报到吗?」诸葛璨玄一脸羡慕的问,她也想当个空服员。空服员,顾名思义是空中服务员,但它特殊的工作环境及待遇,令很多女孩趋之若惊。

    「是啊!我得早点休息,晚安。」这是她多年来的梦想,她起身愉快的走回房间,念力一集中,人还没到门就自动打开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为她们的大姐高兴。

    接著,个人忙个人的事。没动遥控器,电视自动打开;人还没到浴室,自动会放洗澡水;茶壶会自己倒茶……

    诸葛家的五个女孩,容貌极为相似,一眼看去,与普通女子无异,并无特别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只要将目光在她们身上稍作停留,就会发现她们有股清灵脱俗之美,入眼扣人心弦,身上自然散发一股灵气,有别于一般庸脂俗粉,仿佛是有著未卜先知能力的仙女。

    她们容貌虽相似,拥有的能力也相当,但个性却是回然不同,各有各的想法与主张。

    **net****net****net**

    人口太稠密、汽机车太多,让美好的清晨笼罩在纷乱忙碌中。渐渐露脸的阳光让空气由清新变得混浊,让人的思绪也混沌了起来。

    每天的忙碌是为了什么?答不出个所以然,「生活」二字概括了一切。

    高楼大厦林立的台北市内,其中有一栋帷幕大楼是「云亚集团」的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云亚集团--国内航空业及航海业的龙头。

    诸葛紫玄赶在迟到前最后五分钟,进入云亚集团的办公大楼。昨晚她太累了,以致今早睡过头。

    办公大楼的前廊,左右各有三部电梯,也就是总共有六部电梯,居然没有一部是停在一楼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第一天报到,该不会就迟到了吧?她真想用超异能控制电梯到一楼供自己使用,但她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部电梯从地下三楼上来,虽然门口标明直达顶楼二十四楼,她还是决定搭这部电梯;到二十四楼再走楼梯下到二十楼,总比在这边等那几部仍停在十几楼的电梯来得快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,她急忙走进去,按了关门键,目光便锁在跳动的数字及手表上。

    「小姐,请问你到几楼?」云诺天开口问道。这是他的私人电梯,所有员工都知道,怎会有人如此大胆敢搭这一部?他把它设定只停地下三楼停车场、一楼及他的办公室二十四楼。

    「二十四楼。」诸葛紫玄回答。因为它只到二十四楼。

    「你到二十四楼做什么?」他没约见任何人啊!

    这声音有那么一点熟悉,令诸葛紫玄回头看向身后讲话的男人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是她!

    两人都吓了一跳,心里同时想著:真是冤家路窄!

    「你还没回答我,你到二十四楼做什么?」云诺天开始怀疑这个女人会在这里出现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「我是要到二十楼,我要从二十四楼走楼梯到二十楼。」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?他也是这里的员工?

    「你到二十楼做什么?」二十楼是人事部,她来应征的?那他得交代下去,绝不能录用这种女骗子。「我是来报到的。」她没多想就回答。她对他的敌意不及他对她。

    「报到?什么部门?」人室部已经录用她了!还是……

    她一定是利用母亲帮她进了云亚集团的!他肯定的想著。

    虽然他身为云亚集团的总裁,但像应征员工这种事,还毋需他过问。

    「我是刚要报到的空服员。你也在这里上班吗?」

    楼数跳到二十四,电梯门叮的;一声打开了。

    诸葛紫玄不等他回答立刻走出电梯,边看著手表边找楼梯。「你知道楼梯在哪里吗?」用问的比较快。

    「你推开那扇门就会看到。」云诺天指著她正前方的门。

    「谢谢!」她立刻飞奔过去,迅速消失在门后。

    云诺天走进办公室,立刻要他的秘书杨琼茹调来诸葛紫玄的人事资料。她刚刚竟然跟他装蒜,问他是不是也在这里上班!

    一个会骗也会演的女人,他云亚集团绝不能留这种人,就算违逆母亲,他也要她走路。

    **net****net****net**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诸葛紫玄又来到二十四楼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才知道云诺天是云亚集团的总裁。

    站在云诺天办公室门口,她感应到某种对自己不利的气息。

    鼓起勇气,她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「进来!」

    推门进入云诺天的办公室,这样的感应愈来愈强烈,整个办公室的氛围是那么的不友善。

    云天在这两个小时里,查清楚了诸葛紫玄是靠实力考进来的,还是以非常优异的成绩。所以,他打算给她一笔遣散费让她走路,同时也告诉她,他云诺天不是她该惹的。

    「知道我是谁了吧?诸葛小姐。」云诺天一脸鄙夷的注视著她,想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愈注意看著她,他脸上的鄙夷却渐渐消失,换上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很清秀,近乎脱俗,那份不真实的美让他目不转睛。窗外射入的阳光洒在她身上,让她全身泛著一道淡淡紫光,犹如虚幻中的天女。

    她们姐妹只要在强光下,总会散发出属于自己的色彩。

    「我刚刚知道了,这是你找我来的原因吗?」诸葛紫玄勇敢的回视他,这也是她第一次注意看他。他绝对比云诺风还吸引人,因为他身上那份不羁与狂放,那是一种有过人生历练后的圆滑特质,绝非与生俱来。

    「我要你辞职。」云诺天移开视线,不让视觉影响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「我不愿意,你也不能强迫我这么做。」这是她的梦想,且几百分之一的机率得来不易,她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云诺天再度将视线移回她脸上,「我不允许我的员工品行不良。」

    「我哪里品行不良?」她是个自我要求很高的人,做事从不苟且,何来品行不良?

    「招摇撞骗、胡言乱语,算不算品行不良?」可知他为了她一句他抢了诺风的东西而彻夜难眠?

    招摇撞骗、胡言乱语?「我没有招摇撞骗,也没有胡言乱语,你不相信我的能力我不怪你,但你不能公报私仇。」

    公报私仇?这个女人对他讲话从不修饰,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里。「没有胡言乱语?那你告诉我,我抢了我弟弟什么人?」

    「我不可以说,你可以等你弟弟醒来再问他,或许他愿意告诉你。」是他人隐私也是道德同题,她不能说。

    「我们兄弟之间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,除非你根本无话可说。你自己辞职,我可以给你半年遗散费,如果等到我有你招摇撞骗,胡言乱语的证据,不要说没了遣散费,日后各大航空公司都不会用你。」

    「那等你有了证据再说,我保证你非但找不到证据,还得准备跟我道歉。」她强忍住泪水,觉得自己从没这么委屈过。父亲死后,她身为大姐,得担起照顾妹妹的责任,她勇敢坚强,好久不曾哭过了。

    当空姐是她多年的梦想,就在她即将圆梦的这一刻,他居然这么残忍的对她;但自尊不容她低头,她会坚持到底。

    云诺天还没遇过敢在他面前如此狂傲放肆的人,而且这人还是个女人,一个得在他羽翼下讨生活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一股因不被尊重而产生的怒火,也有一种因被挑衅而激发出的不认输、接受挑战的潜在天性。

    目光逃离不开那如虚幻中的仙子,心中窜过的种种情绪,有气、有新鲜、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「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,让你和我弟弟做接触,只要我弟弟一醒,就证明你没有招摇撞骗,你自然可以保有目前的工作,以及我的道歉;但万一我弟弟依旧没醒,后果你自己知道。」

    诸葛紫玄抬眼望著他,小巧的嘴唇勉强漾起一抹笑意,算是接受了他的条件与威胁。她不该一时心软,更不该为了钱而帮方佩佩,无端为自己惹来已拍拭干净的尘埃。

    「诺天……」

    杨琼茹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,立即推门而入,云诺天根本还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杨琼茹当然知道诸葛紫玄在云诺天的办公室,只是云诺天约见一个新进员工让她觉得奇怪,所以她才大胆刻意打扰。

    杨琼茹的母亲程素盈和方佩佩是好同学,年轻时都同时爱慕著云诺天的父亲云向霄。

    孩子们都还小时,有日,程素盈突然开口要求让杨琼茹当云家的媳妇,云向霄和方佩佩为弥补程素盈的痴情,当时便答应了她的要求,并任由杨琼茹择兄弟二人其中一人结婚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杨琼茹终于做了选择--她选择了云诺天。

    云诺天也履行了父母的承诺,当众宣布她是他的女朋友;但在上班时间,他不容她违反他的规定,擅自出入他的办公室及过问他的事。

    也刚好有借口,她才敢大胆刻意打扰。她站在门口诳道:「诺天,有份急件要你签名。」

    「进来吧!」云诺天接著对诸葛紫玄说:「先回你的工作岗位去。」

    诸葛紫玄转身往门外走,与杨琼茹擦身而过,正要带上门时,她看见杨琼茹婀娜的背影;刹那间,她懂了!

    **net****net****net**

    杨琼茹将卷宗交给云诺天,同时也靠到他身上,「一个新进员工竟然能让你约见,她是不是不适用?还是表现太好?」她不敢直问,只能拐著弯问,她现在可是他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以前,她只能默默忍受他多如鹅毛的绯闻,与他对自己的不冷不热,可他现在承认了她是他的女朋友,她就有权利过问。

    云诺天推开杨琼茹,足以洞悉一切的如炬目光停在她艳丽如花的脸上,「她可是个女诸葛,她说有把握叫醒诺风;她还说诺风是把桃花,为情失意,一时挣脱不开情网,你相信吗?」

    他是不相信诸葛紫玄,但她说的话却已勾起他对杨琼茹的疑虑。他一直以为杨琼茹会选择诺风,因为他跟杨琼茹平常就没什么话讲,不似她跟诺风来得投机。

    犯桃花?为情失意?一时挣脱不开情网?这几句话让杨琼茹目光闪烁,神色带著些许仓皇。如果云诺风真是为了这个原因倒下,那她就脱不了干系,而且以云诺天跟云诺风的感情,云诺天肯定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话是出自一个江湖术士之口,而非云诺风亲口所言。她露出一抹最迷人的微笑道:「那种江湖术士说的话怎能相信。」

    「她还说我抢了诺风的东西。」云诺天的目光继续锁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「什么东西?」她心慌的开口问。

    「一个人。」云诺天收回视线,翻开卷宗。她的口气已加深了他的疑虑,更遑论她的神色。

    「什么人?」她的手心微微渗汗。

    「她没说。』他将签好的卷宗丢到杨琼茹面前。

    「诺天,你相信她说的话吗?你不是一向很反对佩姨找这些人吗?」杨琼茹拿过卷宗,继续开口问。

    「不相信。所以我给她三天的时间叫醒诺风,三天后诺风仍没醒,她就得离开云亚集团,因为云亚集团不用这种招摇撞骗的人。」

    三天?诺风肯定不会醒,因为多少人试了多少日子,都没办法叫醒他。「是该给那种人一点教训。」

    「那不是急件吗?出去吧!」云诺天对她的态度,根本不像是对一个女朋友该有的。

    杨琼茹转身就走,他的态度让她无心顾虑办公室里的礼貌。

    **net****net****net**

    诸葛紫玄必须在云亚集圈办公大楼,接受一周左右的新进员工训练,而后再到机场上机实习。

    下了班,她想直接到云苑去;如今,唤醒云诺风,成了她是否能出一口气、是否能保住梦想的关键。

    正要挥手拦计程车,一辆银白色高级房车在她眼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「上车。」

    是云诺天,他旁边坐著杨琼茹。

    诸葛紫玄根本不想上他的车,尤其是在看到杨琼茹后,她更为云诺风抱不平。她断然拒绝:「我搭计程车就好。」

    「诸葛小姐,我以上司的身分命令你,上、车。」不知好歹的女人,从没人敢违逆他的话。

    诸葛紫玄只能依言坐进后座。

    「诸葛小姐,连医生都没办法,你真的有办法叫醒诺风吗?」杨琼茹是在试探她要用什么方法叫醒云诺风。

    诸葛紫玄听不出杨琼茹对云诺风有任何一丝愧疚,云诺天至少还表现出关心他弟弟,她不禁要怀疑这女人是不是铁石心肠?

    「我有把握。」她回道。

    「希望她真的有办法,要不然她工作就不保了。」云诺天从后照镜看著诸葛紫玄,只见她一脸漠然,目光飘往车窗外,那种优闲自适里有份超乎物外的脱俗。

    或许他该相信她,他顿觉自己是否欺人太甚?

    诸葛紫玄故作坚强、沉默不语,对云诺天的话充耳不闻,将心绪放到车窗外。她绝对会让他跟她道歉的!

    云诺天的目光仍在后照镜上流连,流连在那张愈看愈是撩人的绝丽容颜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