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读小说网
繁体版

第三章 找死啊!狐狸

    至于关心?才不要哩!我才不要他关心我!我一个人照样过得好好的!没有爸爸妈妈,我照样长大。反正我们天蝎星座的人,都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孤独者,星相书上都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瞎说!我才没对你有好感!我,我,我才没口不对心……”一时之间,我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他,只好强硬地来个拒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好啦!我,我,我的……都结巴啦!别嘴硬了!只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,我就出去跟大家讲清楚,你没有把我怎么样,我也没把你怎么样,咱们俩清清白白。”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月光一样温柔,啊……不行了不行了,我要融化了!真想就这么扑过去!就是这个声音,如沐春风,那种在我还不是人类卵细胞的时候,就已经存在的声音,温柔地让我想哭出来。

    我这人,就这点不好。三岁的时候走路摔了跤,要是旁边没人,马上自己拍拍屁股爬起来,啥事都没有。但是,要是爸爸妈妈着急地过来关心我,我马上就会酸从心中来,哭给他看,真的好像委屈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,我摔跤就再也没人着急了,所以,我也就没哭过。哭给谁看呢?反正没人心疼。历经了这么多年,我的心都给练就得城墙那么厚了,可是,听到他的声音,为什么就会想哭呢?好像他真的知道我的委屈一样。但是,我在委屈什么呢?我吃得好,住得好,我连考零蛋都没人骂我,我再怎么差劲,也没人管我!我好幸福啊!我到底委屈什么呢?

    唉,多年的修炼,对他一招都接不住。我鼻子一酸,眼泪即将涌上来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我连忙大吼一声,及时制止自己继续软弱下去。让他再这样靠近,我的心墙会破的,我将不再坚强,不再冷峻,我都不是我了,我都快变成小女生了!

    他马上乖乖闭嘴。

    我瞟了他一眼,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我刚才心情的巨大波动。

    我沉默片刻,趁机稳了稳心情,然后把脸上表情整理成严肃地样子,开口问他:“你有哪三个条件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记住!可不是我求他哦!我们这只是公平交易罢了,他没吃亏,我也没低头!

    天蝎座的人,从来不求人!全身都是硬骨头!哦,不,都是铁铮铮的傲骨,服软?那是虫子才做的事!

    “条件么,我暂时想不出,反正,就是帮我做事咯。”黎暗月搔搔他那颗据说是充满智慧的脑袋,连三个条件都提不出,呵呵,虚有其表啊!

    “我暂时存着,你只要不反悔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嗯?有阴谋!虽然我被他评为IQ为零,但这不等于我就不会思考!我得把漏洞给堵了,让他赚不到丝毫便宜!

    “存着可以,不过,你的条件,我有条件约束!”

    “哦?聪明起来了?”他呵呵低笑两声。气死了,太看不起人了。我在你眼里,是个任你戏弄的白痴级对手么?好,那我更要好好思考!

    “哼,听好!对于你的条件的——我的条件(泪,看得懂吗),第一,不得损害我的任何利益,记得,是任何!包括物质的,精神的,名誉的,有形的,无形的……”呼呼,好累,跟律师一样严密地说话,有点吃不消。不过,我这样的归纳,还齐全吧?

    看着他皱着眉头,仔细听的样子,我心里这个乐呀,哦耶,抓不到呀抓不到,我的小辫子,你就抓不到!

    “OK,不伤害你嘛!说得这么复杂,真是不具有总结性,怪不得考试不好。第二呢?”黎暗月摆着真诚的脸,毫不犹豫给我一记狠的。

    好吧,算你总结能力高,那么——

    “第二,你的条件,也不得损害他人利益!”哦唿!我有样学样,这点也够全面的吧?

    “嗯!”他沉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三……什么哩?哈!我想到了,不得危害社会!”哟唿!多么完美的限制呀!我看你怎么害我!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我都答应你,看你小心的那样,一看就知道没经过什么大场面,就怕别人骗你。”他有口无心地说。

    该死的黎暗月,让你承认一下我很厉害,你会死吗?就会打击人,连表扬一下都不会,还批评我EQ等于零哩,我看你才是!我内心瞬间大骂他一千遍,这才过瘾地点点头,“那好,我答应你了,你快去澄清吧。”

    他施施然扯下胸部绑的绷带。真夸张,一圈又一圈,好好地卷成一个大雪球,不是有医生会拿去洗嘛,他那么费心干吗?要我的话,剪刀拿来,喀嚓两下,完事!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他解开最后一层绷带。哦呀,我眼睛越张越大。上帝啊,我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晶莹雪白的皮肤,在阳光下,散发出淡淡的白晕。可是却又充满雄性的力量,肌肉并不是和图片里的健美男一样鼓出来,而是具备了完美的线条,不凸出,却结实,连一丝多余的赘肉也没有。

    看他那么瘦,居然有这么健美的身躯,每一寸皮肤下都隐藏着绝对力量,但却被天使一样温柔表面掩盖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得发呆,他似乎也很愿意展示他的本钱。我们都沉寂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“看好没?我要出去给大家看了。”他哗了哗衣服,看样子,不打算扣上扣子,就准备出去显摆了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切,什么叫看好没?我有看吗?我故意装做很蔑视地耸了耸鼻子,打算调开视线。(你刚才看得那么过瘾,那不叫看叫什么?)

    可是我的视线还是舍不得离开他,流连不舍地用眼角余光瞥着他。他真的就这样露给那帮色女看?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这样出去,暴力冲突一定会发生,我可保不住他呀,要是身上多几条红道道,别说我见死不救啊!

    “瞧你那母龙的眼神,算了,是你的话,白看不收钱,其他人白看可不行。”他在衬衣外面又套上制服。

    “什么母龙?”我没明白,虽然很不想问他,不过,虚心好学也是一项很大的美德嘛。

    “龙都是财宝迷啦,傻丫头!”他说完,径直拉开门。

    嗯?我宝贝什么啊?宝贝他?切!

    门外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,全是给他的。什么吗,他出来,我也出来,为什么待遇会差那么多!拜托,我是你们的女同胞诶!

    “啊!我们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

    切,我会吃人么?我才是被害的弱者好不好?

    “暗月,你没事吧?不要强撑着,躺着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爱会让人瞎了眼!你们没看见他那结实的身板,一般流氓根本近不了身!大家别同情他了。我才是需要同情的人啊。不过,同性相斥,我,理解大家!

    黎暗月果然守信,他大声喊:“新闻社的同学在吗?我和小爱有事情告诉大家。”

    小爱?谁允许他那样叫了?

    记者同学蹭地一下跳了出来,录音笔递到跟前,相机也调好光圈。

    “我和小爱一起发表一个声明,对于近日在校园内流传的各种谣言,我们给予澄清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大家热烈地鼓掌。

    他明星一般,把两手一举,人群果然乖乖静了下来。然后就看他脸色正经起来,眼也不像月亮一样弯着了,两道深邃的目光缓缓扫过人群,大家的视线不由跟着他的目光走。

    “我声明,我没有伤害过小爱,小爱也没伤害过我。”他快速解开扣子,给大家看了一眼胸膛。不过,只是刹那,快得连相机都还没按下,他就掩好了衣服。

    “哇,我看到了!”最里面一圈的女生爆出了惊叹,脸瞬间通红。还有一个,突然捂住自己的鼻子,没办法,她心情一激荡,鼻血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一起照张和好的照片,我们《民间报导》会澄清的。”手拿相机的同学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,示意我和他凑在一起,背靠背,摆了个很帅的POSE。

    很快,号外出来了,《罗密欧与茱丽叶》——仇恨中的爱情!

    啊,啊,这是什么事啊?为什么一定要往感情上扯呢?不是,偏题了,为什么一定要把我这个讨厌的家伙扯在一起呢?

    我拼命揉着头发,烦死了,烦死了!

    未来社会的喉舌们,未来明星的狗仔们,你们狠!把一清二白的事实渲染成这种绯色的花边,I服了U!

    就这样,宝贵的一天就浪费在狐狸身上了。由此,我在成长中得到了教训!千万不要把精力放在仇人上面,它会把你活活气死而什么也得不到!

    所以,我非常明智地意识到,黎暗月已经行动了!他不让我学习,他就光给我捣乱。不行,不能如了他的意!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一宿没睡好,要是明天,他还是搞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花招,让我“绯闻”缠身,可怎么办呢?

    第六章

    啊,清早的太阳,又是新的!我凌淡爱也是全新的啦!

    不过,还是有点紧张哦,谁知道黎暗月那只该死的狐狸,又会用什么方法拖我后腿!

    上课的时候,我十分认真地听讲,但每十分钟,我就要朝右后方警惕地瞅一瞅。看,我的预感是正确的。证据?还要证据吗?我每一次回头,都和他的视线碰个正着,然后就看到他冲我龇牙咧嘴地傻笑。你说,他是不是在搞鬼?

    双小小撇撇嘴,小声嘟囔:“切,你不看人家,人家怎么会看你?这也叫证据?再说,那叫微笑,不是龇牙咧嘴,不懂欣赏!”

    这个双小小,是不是人类啊?为什么每一次我心里想什么,她都知道啊?

    不过,小小,你是哪个阵营的?不要以为你声音小,我就听不见哦!我警告你!你再为他辩护,下次不给你带曲奇饼了,有了豆花的碟片,也不叫你一起看了!(韩国的一支演艺组合,东方神起的成员,豆包和花花是对他们的昵称。)

    注意,这些话,我全没说出口,我们之间,还要语言吗?我只是正儿八经往她脸上一扫,目光打了旋就收回来了,她马上就收到了我的最后通谍,狗腿地冲我媚笑,然后狠狠瞪了黎暗月一眼。呵呵,不错,果然是我的死党,我会好好报答你的!你竟然没有被那狐狸迷惑了过去。天知道,小小啊,班里,就剩我和你是唯一……唯二,没有去讨好他的人了,要坚守阵地呀!

    到了午休时刻,只有我和补课小组没有杀向食堂。

    时间宝贵啊,哪有那个空闲去吃饭呢?全部巧克力解决了!

    好了,我准备补课了,你们来教我吧!我“嘭嘭”地拍了拍足足一人高的书堆,随便抽了一本,汗!好低级。

    “谁拿来的?我有这么差么?乘法口诀表?去死!我26个字母都会背了,难道还需要乘法口诀表?”我一扬手,那本泛黄的本本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字母和乘法好像没关系吧?”一个清淡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哦!是星星呀,他真温柔,就算指责我,也是这么好声好气告诉我,谢谢哦!

    我一脸娇羞,乖乖坐在位置上,等待他来指导。这心情,怎么跟约会差不多啊?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约会是什么心情了?”双小小总是戳破人家的心思。哼,我瞪她一眼,不理。

    补课从2007年2月16号中午12点,正式开始!

    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(咦?我居然还知道爱因斯坦啊),速度超快的时候,时间超慢!

    我现在就是度日如年呐!原因无他,他们妄想在一小时内让我掌握一年的内容,这速度,怎么的也比光速快了365倍吧?

    他们——以兰星芒为代表的填鸭小组,惨无人道地对我进行摧残,一个又一个的信息炸弹往我脑子里,往我眼睛里、耳朵里,一个接一个地硬塞进来。晕啊,塞也就罢了,居然还时不时问上两句,让我把填进去的给吐出来。

    我哪知道这些东西,被我一不小心放在脑子里的哪个角落啊?眼前的金星都还没数过来呢。

    不过,幸好有一个人,从来不逼迫我,只是默默地站在我身边,支持我。哦!你才是我最最坚强的支柱!

    看,这个就是最大的大爷了!哦,是木爷!我们四个,谁也支使不动他,甚至,连逗他开口都不能。

    木头人文辰也和黎暗月一起转到我们班里来,现在被某人郑重委托,对我进行监视。这个人,本来还算有点生命的木头,现在基本可以当他是远古的化石。吃过中饭后,就杵我椅子后面,跟路灯似的,居然连表情都没变过。我说的没错吧,的确是化石!(据说,远古的木头石化了以后,是煤炭诶!)

    过了一会,打饭的人回来了。本来一般中午教室没什么人的,可今天教室里有了尹耀辉和兰星芒这两个帅哥,人是越聚越多,连隔壁班的都来了。真的好吵,我都听不清星星的说话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滚出去!”尹耀辉站在讲台上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我们班的,凭什么叫我们出去?”一两个男生抗议了。

    小小连忙跑到尹耀辉旁边,凑他耳朵一顿戚戚戳戳,然后就看见尹耀辉把三只野狼给招呼过来,交给他们一张纸条,让他们去买贿赂用品。

    “切,就你这样,买个东西也让人代替,还想和黎暗月争小爱?”一直不说话的文辰居然冒出这么一句惊人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文辰,你说什么?你敢说我不如月亮那小子?”尹耀辉不知为什么,一说到黎暗月就特别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文辰说完又不动了,继续在我位子后面站岗。

    尹耀辉哼了一声,嘟囔道:“我这次一定会赢!”然后一把抓过物品清单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双小小趴在窗台上,一个劲地呼我过去看,“诶!你看啊,他还真亲自去买了呢,好多人看他啊。小爱,他为你,还真舍得面子。”

    我不在意地探探头,嚯,他的回头率百分之百啊。男生想笑又不敢笑地看他过去,女生则一脸的痴迷盯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豆奶、薯条、巧克力……整整3页清单的零食,七七八八装了两大编织袋,他就这么扛在背上,迈着长腿,昂首挺胸地往这边走,跟圣诞老人似的。一个大男生背着这么多零食,他也不知道害羞啊。路上的人多看他两眼,他就一瞪,把人家瞪回去。一路上,就看他左瞪,右瞪的,比将军还威风。

    等他过去,一半的男生立马就被女友给发配了,一个个苦着张脸,乖乖去小门口买零食,就是不知道回来的时候,是不是也变成圣诞老公公。

    “嘿!小爱!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他把两麻袋零食往地上一放,双手一展,大声说:“你们!全部都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他,男生更是一阵哆嗦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赶你们!大家都随便拿,算我请客!然后自己去找草地去,不准打搅我们!听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晕,明明是好事,他为什么说得这么凶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女生一哄而上,就连那几个不满的男生,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也说了句“够意思”!

    大家都欢天喜地地出去了,教室只留下我们几个。唉,幸好都是用尹耀辉的钱,否则清场的成本这么高,我非破产不可。

    可惜,场是清了,闹却还是不少。路上那些兴奋过头的女生,一个个跑到教室门口,朝我们探头探脑的,还不时发出“哇!好帅啊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喂,你能不能把你的粉丝带走啊?影响我学习了!”我冲门口围了一堆的女生投过去一记杀气腾腾的眼刀,可惜,距离不够,不足以威胁到她们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真是集英俊、智慧、温柔、洒脱为一体的好男人啊!”尹耀辉一叹三唱地自夸着,我转而朝他一记眼刀飞过去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东西留下,不想死的话,离我远点!”我真是太不客气了!好歹他还给我买了这么多好吃的,又顶了这么多的嘲笑跑过来,可是,一想到他居心不良地冒充吻我的人,我的心就莫名地冒火!

    对,要不是他故意在黎暗月面前显摆,口不遮掩地大声出卖我,黎暗月也不会知道我说他烂!我不说他烂,他就不会再吻我!他不吻我,我也就不会恼火!我不恼火,呜呜呜呜,又怎么会自己撞上去,拿最烂的学习成绩去跟人呢?我现在才知道,被迫学习,是多么痛苦的酷刑啊!

    原来他阳光灿烂的笑容下面,是这么一个祸胎!现在又招惹了那么多女生来捣乱我的学习,我是哪辈子欠了他的?

    我越想越生气,我不学了,不听了,干脆,先好好出口气得了!

    尹耀辉发现我不高兴,笑呵呵地大力拍拍我的肩膀,“别吃醋,我虽然真的是太完美了,但是,你放心,我对你,是一心一意的!”

    晕,尹耀辉不但胳膊大腿粗,连神经也粗,算了,再瞪下去,我眼睛珠子都出来,他还未必明白我气他什么。他虽然是黎暗月的天生对头,不过很多地方也蛮像象的,也是个自作多情,高傲自大的家伙。

    唉,这种人,不理也罢,还是兰星芒好。

    兰星芒理所当然地成为我的特约讲师。他干净的手捧着我那干净的书,一遍一遍指着上面的公式,解释给我听。有时候我真奇怪,他明明都在打工,为什么他的手总是这么白皙,这么修长呢?真想,好好摸一摸哦……“嗦”,我及时吸了一下,把自作主张流出来的口水给吸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爱!你……算了!尹耀辉,你能不能停止打转?”兰星芒头痛地看着我和坐不住的尹耀辉。

    哎呀,星星,别生气。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好多。本来现在是你帮别人抄作业赚钱的时候嘛,现在却牺牲业务来给我补课,嗯,努力,努力!我一定好好听你说,可是,你的手……真的好修长啊,比我的手还长。

    “看,这个方程式是这样解的!这样……这样……”兰星芒拿着笔在纸上画呀画的,解得汗都要出来了,真舍不得他,好操劳啊。嗯,不如,再奉献一次巧克力吧。

    “星芒,你讲了这么半天,累不累啊,来吃点心吧?”

    “别打岔,你看,注意,我就要变形了!”

    他要变形了?所有人齐刷刷地盯住他,吃惊地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“干吗?”他发现现场很不寻常地安静了下来,抬头一看。

    真是奇迹啊!众人崇拜而又期待地看着他,目光炯炯,神情里仿佛在说:“变吧,变吧,变成青蛙我们也不害怕!”

    他淡淡扫了大家一眼,又低下头去,叫我:“看,这样一转,转到等号这边来,就变形了,你看,很容易吧?”

    切,什么啊!原来是这个变形。

    他不理我,刷刷刷又是一阵移行换位,最后写上,X=0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,星星,你弄得满头大汗,费半天工夫,就解出来一个零啊!”我叹息地摇摇头,怪不得兰星芒总是打工的命,原来都是在做白工啊!真可怜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!零蛋说得真好!”随着门外万众欢腾的高喊声,黎暗月笑容满面走了进来,递给文辰一盒饭,然后闲闲地坐下,问他:“怎么样?零蛋学习还用功吗?”

    切,他以为他是谁?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啊!领导视察一样,跑来检查我的学习进度了。

    原来,文辰才是会变形的高手!他突然从木化石状态变成了超级储存器,一口气把我们刚才所有的举动都给汇报了,天啊,连我的语气都学地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“喂,暗月,我把凌淡爱的情况彻底摸明白了,你这次找的对手太丢脸了!”文辰毫不客气地指责黎暗月。

    “哦,什么情况?”这个眯眼狐狸很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刚才问她,10个西红柿分给3个人怎么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分?这是小学的吧?”

    “她说,好办,西红柿统统下锅烧成汤,大家再平均分。”文辰一边说,一边佩服地笑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啊!零蛋,看不出,你还蛮有智慧的啊!”黎暗月张大了嘴,对我的智慧十分吃惊,然后又恢复自然,冲我眨眨眼。

    什么吗?我现在当然知道怎么分了,其实我那答案也不会错呀!我垂死挣扎地瞪了他两眼,可惜,底气不足,实在没什么杀伤力。

    黎暗月沉吟了一下,突然站起来,带着文辰就往外走,边走边对文辰说,“是挺丢脸的,走,我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,文辰独自留了下来,一改中午什么话也不说的德性,一开口就气死人。

    “我看,你们这样补习,补一年都没用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文辰?小爱由我罩着,准能赢了月亮那臭小子,你是不是他派来捣乱的?”尹耀辉凶巴巴地对文辰说。

    “按你们这进度,不用我捣乱。”文辰沉稳地说,转身走向讲台,拿起粉笔,蹭蹭蹭,写下一个题目,没有表情地我说,“凌淡爱,你要是连这个程度都不会,趁早认输吧,省得浪费大家时间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这么看不起我?”我气冲冲地跳到他面前,一把夺过粉笔,正要在黑板上写,可是……这个题目是什么意思啊?SIN?我不懂啊!

    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,应该就是这次期中考的难度题。别看我总是交白卷,其实平时上课我还是听的。遇到没兴趣的,发呆,遇到感兴趣的,自然会在脑子里留下印象。

    尹耀辉臭着张脸,走到文辰面前,大声质问他:“你这什么意思?我都不太会做的题目,你出给小爱做?”

    “她可以看书,也可以问其他人。”文辰慢慢抹去尹耀辉的吐沫星子,十分冷静地说。

    那么说,我可以一边问,一边做题了咯?

    “星星、尹耀辉、小小,快,你们告诉我,那个SIN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兰星芒对我是有问必答。小小和尹耀辉则忠实地从书本上找出兰星芒的根据,然后指给我看,让我融会贯通。

    最终,我终于从头到尾搞懂了这个题目的意思。可是,怎么解呢?

    文辰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子,翻了翻,丢给兰星芒:“你慢慢讲解吧。”

    兰星芒接过本子一看,脸上露出惊喜,连连说,“哎呀,好清楚啊,比老师讲解的容易多了,文辰,你哪里搞来的?”

    文辰想了想,然后严肃地问:“如果我说,是从黎暗月那里弄来的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兰星芒还没回答,尹耀辉就冲上去大力拍文辰的肩膀,高兴地说:“文辰,是偷来的吧?好样的!我就知道,你也对他不满!那臭小子,仗着大人的宠爱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我早就看不惯他了,文辰,这次我们是同一阵线的!”

    文辰冷淡地看了他一眼,没搭理。

    原来是文辰从黎暗月那里偷来的,不知道他们三个之间有什么恩怨,不过,鹬蚌相争,我来得利!

    兰星芒不再多说,高兴地把题目分析给我听:“你看,为了把这个讨厌的数字分出去,我们可以用××法则,双小小,你把这个法则的部分找出来,给小爱说明一下。”

    各种公式摆在了我前面,好了我终于弄清楚了,也不难嘛!只要这么,这么一来,不就解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挥舞着笔,意气风发地在白板上写下龙飞凤舞地墨迹,写完了,得意拍拍手,怎么样?正解!大勾!全对!完胜!!

    哇哈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“文辰,来吧,随便你出题,本小姐绝不会皱皱眉头!”好奇怪,这个题目一解出来,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兴趣。

    时间嗖嗖地过去,一本本书在我爽歪歪的翻弄下,已经破旧不堪。

    偶尔,黎暗月那该死的家伙会在放学后留下来,在我补习的时候捣乱。

    比如,他会有意无意地说,今天又丢了生物课的笔记本。然后我们就联合起来,跟他据理力争,赌咒发誓,拍桌子,摔椅子,总之坚决不承认见过他的东西。当然,在他走了以后,我们就用最快的速度,把他的笔记复习完,然后再交给文辰处理。至于怎么处理,是撕了,扔了,还是偷偷放回去,这就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偷来的东西,来之不易,我学得特别快,记得也特别深,唉,不是自己的,就是特别珍贵一点。

    外面星光灿烂,只有我们教室灯火通明,时时爆发出激烈辩论的声音,偶尔还传出拍桌子的声音。据其他同学说,即使在校门口,也能听见我们闹出的动静。

    《校园民间报导》也不时刊登我们的最新消息。

    《秘密幽会》——爱情在残酷的斗争中悄悄成长!

    《请给爱情一点空间》——某同学谈教室传出的打闹声,经过验证,属于奸情被识破后的暴力冲突,请大家用文明手段解决。

    渐渐的,我们小组走在校园里的时候,就被大家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看,是阳光王子尹耀辉!据说他天天晚上都和那个黎暗月打架。”一个男生指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女生捧着粉桃心心,直直盯着尹耀辉,眼都不眨一下地问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啊,可能为了冰雪玫瑰吧,反正每天都闹得厉害。”男生很郁闷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咦?记得冰雪玫瑰只对兰星芒好的呀……星星也不错,她不要,就给我们啊!”众女生又把目光转到兰星芒身上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那个星星好像是打架的幕后黑手哦,就是动口不动手的那种!”其他男生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没关系,随便你们传吧!就算大家说我们天天搞恐怖活动也无所谓!现在我每天晚上临睡前,脑子里都浮现黎暗月跪倒在地,捧着我那100分的考卷,欲哭无泪的可怜样。

    啊哈哈哈哈!^_^

    在梦里,那个高傲自大的眯眼狐狸,被星星还有尹耀辉抓住双臂,口里喊着“小爱大人!饶命啊!”然后我就笑容满面地掰开他的大拇指,强迫他按下了卖身契,哦呵呵呵呵,我真是,太兴奋了!

    我一点时间都不曾浪费,醒着勤奋补课,睡了就做美梦,终于,一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,期中考试不可抵抗地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哼哼哼……卖身契都给你准备好了,洗干净脖子等着被宰吧,我是不会手软滴!

    “铃铃铃!”考试铃响,众人都乖乖地坐在教室里,寂静,沉默。

    大战在即!

    啊!!惨了惨了!以前考试的时候,其他人紧张,我反正都是交白卷,轻松得很。现在要来真格的,才知道,这个考场的气氛真是吓死人啊。静悄悄的,我喘口大气,都像打雷似的。完了,试卷还没发呢,我那个该死的脑袋,已经开始告急了,我眼前一阵阵的空白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啊,本来我有星星和小小他们支撑着,不会可以问,可以翻书,现在,就靠我一个,脑子储存不够用的啊!

    不过,嘿嘿,尹耀辉昨天临走时,让我放心,不知道他为我做了什么安排。

    不一会,老师进来了。见到我,咳嗽了两下,对我眨了眨眼睛。咦?他为什么对我这么慈祥地笑?以前从来没有过啊?

    本来发试卷,是同学一个传一个,把试卷发到每一个人。不过,今天很奇怪,老师居然亲自一个一个地发试卷。

    轮到我的时候,老师把最下面的试卷翻上来,发给了我,又对我眨了眨眼睛。我一看,哇!太好了,完全没问题!它们的内容,都是初中的。

    “老师!”静悄悄的教室想起一个清悦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黎暗月那个家伙,他想干什么?我警惕地侧头看他。那个狐狸居然对老师展开无敌的杀招,好灿烂的笑容啊,笑得老师也呆了一呆。对待这个镇校之宝,老师不知道有多疼爱,和蔼地问:“暗月啊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他居然没经过老师同意,擅自站了起来,施施然走到我面前,然后转身对老师说,“试卷都是一样的,对吗?老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老师也不敢说我的试卷是特制的,只好说,“啊——是,当然都是一样!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试卷和她的试卷换一下,没关系吧?反正大家还没开始答卷,名字也都没写呢。”黎暗月一副乖宝宝的样子,微笑地说出恶毒的提议。

    不能换啊!这个试卷是特殊的,没有它,我死定啦!

    我揪住试卷,和他展开了拉锯战!

    该死!他就这么不放过我吗?连老师都愿意对我通融,他凭什么不放!我咬着牙,死死看住他,他这是把我往绝路上赶啊!

    他温柔地对我笑笑,俯下身。神啊,救救我,这么闪耀的人,一下子离我这么近,我的血液眼看就要不受控制地冲出安全地带,飙到空气里。我不行了,爆血管了呀!

    他却还不放过我,他吹着我的耳朵小声说:“我对你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啊,又是这么纯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,他明明知道,我对他这种柔和的声音完全没有抵抗力,他到底安的什么心?

    “噗!”我鼻子一痒,鲜红的血点喷在衣服上。

    呜哇!你赢了,黎暗月!我的鼻血终于爆出来了!我是不是该马上请假去医务室啊?┬_┬

    “别慌!”他左手捧着我的下巴,让我仰着头,从口袋里掏出棉花(为什么他会随身带棉花?),蹭蹭两下,就弄成团,力道刚好地塞进我鼻孔里。嗯?他的手好轻啊,扶着我的脸,这么温暖啊,一点都没有陌生的感觉。好奇怪,我好想把自己的脸放在他手里蹭蹭。呜!难道我前世是属猫的?

    “好了,鼻子没关系了,你好好考试,试卷我拿走了。”他摸摸我的脑袋,真的拿我当猫了啊!

    啊!我的试卷!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他挥了挥我的试卷,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不知不觉地放了手,呜呜,黎暗月,难道你除了迷惑女生这一招,就没别的招好使了么?唉,凌淡爱,你也真够丢脸,不但没保住试卷,还当场爆鼻血,连人格都差点被他弄成猫格。难道你还没认清他的本质吗?

    唉!我真失败,又被他的魔法给迷惑了!

    监考老师忙不迭地把那张特殊试卷没收,又换上一张,我这才醒过神了。

    好阴险的家伙!不行,我要振作起来,把他变成我的奴隶,是我人生最大的目标!

    忙活了一阵,只做出了一小半题目。好了,现在是活动时间!

    活动什么?当然是考场交际活动了!我不断和隔壁认真答卷的小小眉目传情。哈,小小不愧是我的死党,果然有心灵感应!

    只见她手指跟我打暗号:第一题,脚点一下,那是A的意思。

    第二题,脚点三下,那是C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哈哈,不错,不错,这样我的选择题就有保障啦!

    我回头看看星星,他沉着点了点头,用口型对我说:“一切按计划进行!”

    OK!伟大的助学行动,现在开始!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路过我的身边要去交试卷。瞅准了机会,我猛地一撞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我们俩结结实实撞在一起。黎暗月若有所思回头一看,舌头在嘴里打了个旋,眯了眯眼,冲我咧嘴一笑,好像说:“我知道你们在干什么,就算我放你一马,你也拿不出多好的成绩来!”

    老师看了看我们,没吭声,一来,我本来就是白卷的料,不值得她花力气监考,二来,兰星芒可是学习尖子,他可不需要作弊,也不可能从我身上捞好处,所以老师放心得很。

    兰星芒捡起掉在地上的试卷,走上讲台,突然哎呀一声,对老师抱歉地说:“我名字忘写了,我回去加上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老师无所谓挥挥手。

    兰星芒于是飞奔回来,用笔蹭蹭蹭地一个劲写。

    哈,成功!我心里笑开了花。我的面前,正铺着星星的试卷。好干净,好整齐哦。天呐,他每一题都答出来了!真了不起。当然,既然他的试卷在我手里,那我的试卷自然就在他手里,他装成写名字,哗哗一顿写,其实都是在帮我把空白的地方填上答案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时间不能太长,只过了一会,就走上去交试卷。我当然也聪明地立马跟上去,我们两一起把试卷往桌子上一放,老师可分不出谁手上拿的是谁的。

    我们一本正经,默不作声地走出教室,OK,老师什么也没说,哦耶!!!成功!

    于是,第二次考试,我们又撞!

    第三次,撞!

    第四次,继续撞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兄,你们能不能换个花样?”考场出来,黎暗月拦住我们,满脸狐狸吃不到葡萄的酸相。

    怎么样,看着我们成功,怕了吧?

    他白皙的脸上又展开温柔的笑容,有些为难地对我说:“拜托,你们给老师留点面子好不好?我不拆穿你们,不是因为你凌淡爱,而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我也很好奇啊,他那样小气的人,明明知道我作弊了,居然还会放我一马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想过没,我可以不揭发你,我只要揭发兰星芒,老师都保不住他!”他很严厉地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明说好了!”兰星芒把我推到身后,“别拿我当靶子威胁小爱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应该感谢我的,星芒同学。”他友好地拍拍兰星芒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谁要你好心了?”我冲他吼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对呀,我才没那么好心,我警告你,你和我的约定,是不作弊考出及格,否则,你就是全部及格,我也可以不认账!”

    唉呀,怎么办,被他抓住了小辫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他把兰星芒推开,俯身看着我,眯眯眼也睁开了,这么认真的他,好难得哦,看得我都有点怕怕的。

    “你对自己有点信心好不好?虽然你IQ和EQ都是零,但是,一个人的人品不是智商和情商决定的。我一直认为,你的人品应该有100分,不要让我看不起你哦,小爱!好好的,靠自己努力一次吧,就算输了,我也心甘!”他漆黑的星眸直直看着我,那晶晶亮的瞳孔里,映着我小小的影像,那么清楚,就好像,他的眼里,只有我一人。

    他眼中只有我一人?一刹那间,这个想法如子弹一样击中了我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说一个考试零蛋的学生,人品是100分,因为,学生最重要的不就是学习成绩吗?可是,他却只看中我的人品,他又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?

    不错,我不能叫他看不起!我浑身血液沸腾,好吧!最后一门,我拼了!

    最后一场考试开始了。是考历史,足足几千年啊,我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。我的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题,谁发现了美洲大陆。

    答案有四个,哥伦布,弟伦布,哥伦衣,哥伦库。

    论证了半天,觉得“哥伦”两个字是肯定了的,但是,到底是布还是衣?还是库呢?不管怎么样,总是先有布,才能做成衣服吧?选,哥伦布。

    下一道题,美国解放奴隶的战争是哪一个,我直接就勾了南北战争,还用问吗?为了把黎暗月变成奴隶,我可以是仔细研究了奴隶制度的产生、发展和灭亡。

    就这样,凭着我脑子里的记忆,还有我那不凡的推理能力,我终于完成了考试,

    哦耶,终于考完了!好轻松呀!原来,能靠自己的力量考完,是这么的愉快!

    “小爱,怎么样?”兰星芒早就等在外面,见我出了教室,连忙冲过来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,我全都做出来啦!你看,时间还有的多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你这么棒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我得意地看看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的黎暗月,怎么样,这次你没话说了吧?他刚要走上来说些什么,我可不想听他废话,连忙瞪了他一眼,

    “你就等着吧!”我冲他撂下一句话,拉起兰星芒就跑。

    “呼哧,呼哧!”哎呀,我们一口气跑到校外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爱,你今天辛苦了,回家好好休息哦!我先去打工了,拜拜!”兰星芒对我摆摆手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星星!”我猛地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他回头淡淡地笑。四月的风吹过,他那头微微栗色的碎发轻轻飘动了一下,又停在洁白的额头,漂亮地垂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得有些呆。他真的,好清秀啊。这么瘦,连头发都没营养,可是,我却一点没考虑他的立场。为了上学,他拼命打工,万一我们作弊被眯眼狐狸揭露,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,可是他呢?

    我怎么就没为他考虑一点点呢?多场作弊,会被记过,处分,补考……甚至,被开除?

    “星星,对不起……”突然,我的心好疼。他这样的人,对谁都不会说不,总是尽力帮忙,连累自己也在所不惜。我还这么利用他,我真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别听黎暗月瞎说。我们不是没被抓到吗?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!”他两道英气的眉毛,给他柔和的脸上,平添了不少坚毅。

    真是,虽然他连生存都很艰难,可是,他却用尽全力帮助我。有他这句就足够了!我猛地扑在他怀里,一个劲地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喂!小子,你想死吗?”身后传来粗鲁的呼喝,不用看了,准是那个热情有余的家伙带着他的野狼兄弟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我就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。尹耀辉凶巴巴地对兰星芒吼:“你别以为对小爱好,她就喜欢你,她是我的!”

    说着,“嘭”的一声,就往墙上猛击一拳,扑扑地掉下好些粉灰。

    兰星芒神色不动,淡淡扫了尹耀辉一眼,然后朝我笑笑,摆摆手:“今天晚上早点睡,其他的事别放心上。我走了!”他调头走了。

    我使劲挣脱尹耀辉的怀抱,看了一眼兰星芒的背影,恨恨对尹耀辉说:“别以为你人帅,我就一定是你的,不想死的,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“咦?小爱,你不高兴吗?考试没考好?”他愣愣地问我,然后就冲身后的三只狼冷冷地问,“我叫你们讨好监考老师的,不是说,每一个都笑纳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是啊!特制的考卷,他们都拿去了,应该没问题啊!”黄毛野狼也奇怪地搔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那破计划,第一天就被黎暗月给识破了!”我冷冷地回答,一转身,朝家走去。

    “靠!这么说,我们要输给那个臭月亮咯!”他着急地追上来,看样子,我输不输,他比我还着急哩。